健康教育

临终应该是个怎样的过程?一位主任医师的深情呼唤

作者:韩振军 来源:医脉通 日期:2017-03-01
导读

         公元2017年2月11日,农历丁酉年正月十五,元宵节。已故呼吸科46床家属一行7人来到呼吸科,向韦俊平医生(硕士,主治医师)赠送锦旗。不巧韦医生当天门诊,众家属不辞辛苦,再到门诊,当面向韦俊平赠旗并致谢。感谢韦医生,在他们母亲弥留之际的关怀与救治,让老人走得安详。

关键字:  临终关怀 | 医学人文 

        呼吸科病人向医生赠送锦旗之事甚多。我向来反对把锦旗挂在科室,搞得正规医院像江湖郎中一样庸俗,所以常常拒锦旗于科室之外。而这次,我却持鼓励态度。

        盖因有三,别于以往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一,此为患者亡故,而家属致谢,开历史之先河。其二,病人仙逝于腊月二十三,传统观念是忌讳的,而家属仍无怨言,且言谢,盖韦俊平医生必有他人不能比拟之处。其三,赠旗之日恰逢正月十五,说明家属是情真意切,打心底里感动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三个别于以往,是韦俊平医生把最新的医学理念娴熟地应用于临床实践的结果。

        何为新的医学理念?新的医学理念就是置人文关怀于一切临床医疗活动之首!

尽管我们的医疗技术日新月异,新药层出不穷,医护人员精疲力竭,死亡仍然是无法回避的。每每抢救失败之时,便是医疗纠纷之始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前的医疗模式,依然是技术、生物医疗。可以说是医药太多,照顾太少!将医学、医院、医生推向只许救活,不许放弃,只讲技术干预,不谈灵魂安顿的境地。世界各国都难以跳出技术越发达,纠纷越多的怪圈,只是在中国尤为突出。

        面对窘境,早在20世纪60-70年代,以IvanIllich为代表的医学精英们开始对现代医疗模式进行反思与批判,得到医学界广泛共鸣。至20世纪90年代衍生出生物——社会医学模式,把人文理念引入到医疗观念中。本世纪进一步称为社会——生物医学模式,更加强调人文思想在医学实践中的重要性,把人文关怀引入医学范畴,提出医患共同决策、临终关怀等等新理念。

        2013年,英国医学会发布了《优质临床医疗指南》(Goodmedicalpractice,类似于我国的医生守则),是对人文医学的概括与总结。其纲领和基础就是人文关怀、人文理念和人文哲学,要求医生不仅要有熟练且不断更新的业务技能,而且还要有诚信正直、良好的医患关系与团队精神。如何达到后两者,就看一个医生的人文素养了!

        本次赠旗,说明韦俊平医生在面对死亡这方面的人文关怀做得非常好。

        面对死亡,中国传统文化是坦然的,非常理性的。庄子有鼓盆之乐,民间有喜丧之说,佛家有涅槃之论,都是把死亡看作人生的必然归宿,是人生最好的解脱。随着科学的发展,技术的进步,现代医学似乎无所不能,唤起人们心底“长生不老”的萤光,开始干预这一自然进程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面对疾病晚期病人,现代医疗的治疗抢救程序期望的是拒绝死亡,或者尽可能地推迟死亡,却对临终患者的躯体和精神心理痛苦关注不足。这种“医疗化”的死亡,让病人的死亡变得格外艰难和痛苦,让家属和亲人也倍受煎熬。也因此演绎出一场场让医务人员伤心欲绝的闹剧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,现代医学充其量不过是推迟死亡,短暂延长痛苦的生命,拒绝死亡只是一个遥远的理想。既然无法拒绝死亡,我们就要善待死亡,让临终患者死得尊严体面,安详无痛。切切实实地把“医者父母心”道德古训纳入“医乃仁术”的行动中去,让医学成为真正的“仁术”而不再仅仅是“技术”!

        在这方面,我们的医学界不乏先行者与实践者。早在上世纪60年代,Cicelysaunders就提出了“姑息医学”的观念,并在伦敦建立了临终关怀院(StChristopher`sHospice),开始了临终关怀的先河。这一思想逐步被世界接受并得到推广。不同文化、不同价值观的人文思想在这个发展过程中不断相互吸收融合,形成了全球都能接受的临终医学理念——善终!完成了从“姑息医学”到本世纪“善终医学”质的飞跃与嬗变。面对疾病晚期病人,每个临床医生,都应该具备“善终”的人文理念与实践能力。

        何谓“善终”?中国传统概念是“无疾而终”,像鲁智深那样“坐化”。其实,“无疾”是不可能的,只是疾病发作比较急,没有时间诊断,或者当时的技术条件无法诊断而已。大块吃肉大碗喝酒的胖大和尚鲁智深焉知不是突发脑溢血而死?所以说,人皆“有疾而终”。疾,就是疾苦,就是疼痛。为医者,就是消除病人的痛苦与不适,让病人感觉欣然无疾,虽然有病而不痛苦,直至生命的终点。这就是现代观念的“无疾而终”的善终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把“善终”单纯理解为“无痛”,那就大错特错了。善终最重要的是人文关怀,是让临终患者有尊严地死。BryanChristie教授曾提议:像迎接新生命一样优先考虑死亡。ScottMurray教授进一步解释这句话:临终关怀应该与产前保健做得一样好。这和中国传统文化中“视死如生”的观点是一致的。要求更多地给予临终患者的是精神关怀。尽量减少因为过度追求维持生理机能,而忽视自身承受的痛苦与有损尊严的医疗措施,避免患者遭受医疗性的伤害。如果完成这些,就必须引入“医患共同决策”的人文思想。以患者的心灵慰藉与灵魂安顿为目的,与患者(或者家属)推心置腹地讨论死亡,商讨每一步治疗决策,每一项治疗措施。这其实就是中国传统“养心胜于养身”的理念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王一方教授这样总结:善终,本质上就是走出技术主义、消费主义的云山雾罩,迈向人文主义的灵魂澄澈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,许多发达国家已经颁布各自临终关怀的行业规范及临床指南。美国纽约州甚至立法:如果医生没有对临终患者设立善终计划,须负法律责任。然而在我国,应试教育培养出来的医生没有人文意识,许多医务工作者还不知道“善终医学”的概念。更有甚者许多医疗机构寄希望于危重病人能够带来经济效益(此即王一方教授批判的消费主义)!

        我常常感慨:不是西方医学观念新颖,而是我们把传统丢失太多!“善终”,其实本是中国的文化,是“视死如生”、“养心胜于养身”的理念,是“医者父母心”、“医乃仁术”的具体体现。丢失了传统,中国就出现了这样的形势:医院越盖越多,技术越来越强,医生越来越忙,越来越累;而结果呢,病人越来越不满意,医患关系越来越紧张,医疗纠纷越来越多。这其中,人文主义缺失,难道不是原因之一?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我记录了本次赠旗事件。

        希望以此旗为里程碑,开启我们的人文医学,把人文关怀置于一切临床医疗活动之首。

分享:

评论

我要跟帖
发表
回复 小鸭梨
发表

copyright©医学论坛网 版权所有,未经许可不得复制、转载或镜像 京ICP证12039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1486号

京卫网审[2013]第0193号

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:(京)-经营性-2012-0005

//站内统计 //百度统计 //站长统计
*我要反馈: 姓    名: 邮    箱: